我要“便”“匆名”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读后感

作者: 来源: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5日【字体:

这是一本传奇的科幻小说,甫一面世,就斩获了科幻短篇小说的最高奖项“雨果奖”。后来当作者丹尼尔·凯斯将其改编为同名的长篇小说时,又获得了科幻长篇小说的最高奖项“星云奖”。因此,当我翻开这本书时,我是震惊的——满篇错字,语句不通,文风淳朴到近乎稚嫩——我甚至怀疑我买了一本假书。

然而当我继续往下阅读时,才领悟到这些幼稚的语句、显而易见的错字背后隐含的深情。如果没看过这本书,我建议不要事先听取任何剧透,这一定会影响你的阅读体验。但作为一个读完了这本书的人,我又忍不住想和大家分享这个故事。

如果想概括这本书的内容,其实很简单,三十多岁的智障男子查理接受了某种脑部手术,迅速成为智商超过185的天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然后,因为手术本身的不确定性和失败,再次变回一名智障。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三个月内。

明明只是这样简单又毫无悬念的故事,却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全文使用第一人称,以报告的形式表现了查理的变化。当作为智障人士的时候,身处黑暗的查理是幸福的,这幸福是因为无知。因为无知,才感受不到他人的嘲讽,察觉不到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当我们作为视力正常的人类时,讨论先天的盲人和后天的盲人哪个更不幸一点,只是高高在上的自以为是罢了。可是,我至少可以确定,一个不知道世上还有视力存在的盲人,应该是所有盲人中最幸福的一个。这大概是查理的天真幸福所在了。

当作为天才的时候,身处光明的查理也是幸福的,这幸福也是因为无知。因为无知,他才没有发现,自己也像那些智商正常的人们嘲讽过去的自己一样,高高在上地嘲讽那些智商正常的普通人类。查理疯狂吸收的知识带给他的幸福感,与他作为智障人士时,获得一枚铜币挂坠的幸福感,该是一样的。

有查理在光与影的边缘挣扎的时候,是最可悲的。当他的智商开始提高,他开始有了更多、更丰富的感情,因而随之出现各种人之为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智商飞速增加,而情商无法跟上,他有着极高的智慧,却没有相应的智慧所带来的一切邪恶之面,他能够认识他人的恶,却无法应对正像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被面包店排挤,而认为失去了自己的容身之处。相比之下,当他的智商急剧下降,而情商尚保留在一定水平的时候,却是更可悲的。智慧先行背弃,一切的爱,一切的恨,一切的快乐和悲伤,一切过去的记忆,都归于虚妄。以人类独有的理性进行反抗和努力,最先弃之而去的却恰恰是人类的理性,这根本是毫无意义的垂死挣扎,是深沉的绝望悖论,却因为这毫无意义的绝望,更显悲壮。让我想到尼采那句话“如果将来智慧竟舍弃了我,至少我的骄傲还可伴着疯狂同飞罢!”

当享受过智慧带来的幸福过后,查理不得不面对失去智慧带来的巨大痛苦。海伦·凯勒向上天呼吁“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但如果真的享受过“三天光明”,之后她是否还愿意步入万古沉寂的黑夜?同样的,查理尽了他最大的努力,可他还是很快发现自己已经读不懂以前写的报告,逐渐忘记掌握的多国语言文字,音乐和绘画的艺术魅力渐渐消失。他目睹着自己渴求的一切在飞速逝去,却无能为力。在快要变回以前那个字都不会写的查理时,他对自己说:如果我能比以前还努力,那我说不定可以比从前的自己要好。在完全忘却了后来习得的一切知识时,他像没做过手术之前一样,坐进了纪尼安小姐的课堂——那是专为智障人士开办的。查理已然无知无觉,他的智力让他无法再感受之前因失去而生的痛彻心扉,然而陪伴着他完成了智障到天才的华丽转身的纪尼安小姐却因此崩溃大哭。这滴眼泪烫醒了浑噩的查理,他逃也似的离开了课堂。

我们很难评价查理“我要‘便’‘匆名’”这一系列的行为是值得或是不值。但这不妨碍我们敬佩查理的勇气、勤勉、坚韧和善良。正如书中那只同样做了手术的小白鼠阿尔吉侬一样,我们应该给他献上一束鲜花。

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曾写道:

怒斥吧,怒斥光明的消逝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这也是我看完全书之后最大的感慨。

收藏 打印文章

上一篇:幼儿教育读书心得[ 05-15 ]

下一篇:《美的沉思》读后感[ 05-15 ]